吾辈的猫薄荷_

此号逆转专用/成御/响王

历史书明治维新那一课的插图……   不知道为啥画面感很强【。】            小成和亚双义吃牛锅的样子x            

想了想觉得自己可能真的不适合同人圈……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想。
之前是写武侠原创的,拿一点微薄的稿费。每一个少年都是亲手养大然后再让那个江湖去打磨他。
然后他活在那里。
然后他死在那里。

我在蜜糖和刀锋里走得有点久,
我只是想念我的江湖了。

突然觉得自己不该用那点少的可怜的文采去打扰他们的生活,大概还是对自己没信心吧。
我,可能是厌食了。

记得我以前,孤独地打字,稿子一篇又一篇的发出去,不是石沉大海就是被编辑说的无地自容。
我那时时常在黑夜里深深地祈祷,
梦想着哪一天我的稿件就会被印成铅字,
梦想着哪一天我也能够有自己的一片江湖。

深深地、深深地祈祷过。
那就是抱着梦过日子的感觉。

后来真的过稿了。
那时候才敢跟别人小心翼翼地说一句,hey、我偶尔写点东西。

不管怎么样,我喜欢那片我自己的地方。
我整夜整夜地想,为了一小段字去查一通宵的资料,
一个一个字,删了又改、又删又改。
我很平庸。
我没有惊世的文采。
但我在我的江湖里是一个独来独往、锋锐飞扬的侠客。

那我也很满足了。
我觉得我是时候回去了。
喜欢的东西不多,逆转圈还有日推圈的太太们,谢谢你们这段时间的款待,认识你们很开心。
吾辈的猫薄荷  她可能要跟你们说再见了。
少了她粮食只会减少那么一点点,没人会记得她的。

我是舞君。
初次见面,请多指教。

突然开车*
依旧只打cp的tagxxx
他们真是太好了 每次写成御我都很难受因为写不出他们的万分之一好【】
我只希望你们看完别打我【我不是我没有】

ooc了那都是我的,都是我的(。)

【响王】冬阳

*时间线在五代葵的案子刚刚结束后
*已经是恋人的设定
*喜子是天使所以想疼他
*不是刀(吧)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屋外是阴冷的冬雨。
雨丝密密麻麻地从铅灰的云中撒下来,网在人心上。那种潮湿而泛冷的感觉仅仅通过视网膜也能够烙印在身体的每一处,即使王泥喜刚刚洗完热水澡,那种讨厌的感觉却还是纠缠着他。
他抿着嘴唇,手指抓皱了身上裹着的响也的黑色衬衫。响也特有的清新味道让他稍稍感到镇定。
响也举着吹风机将在床沿蜷成一团的王泥喜揽在怀里,手指温柔地拨弄着他湿漉漉的头发,让温热的风把那些水分烘干。
王泥喜透过额前散乱的发丝凝视着窗外,可是褐色的眼睛里空荡荡的,又好像什么
都没在看的样子。
他的背脊能感受到响也胸膛的振动,大概是在说些什么,但是声音被吹风机的轰鸣搅得一团糟——总之王泥喜没有认真在听。
响也叹了口气,从法庭狼狈地逃回他的公寓躲雨时——
不,准确来说。
是那个案子结束后。
他的大脑门君就一直这个样子。

小美人抓着大脑门君的手问他怎么样的时候,他只会垂下眼睛,说一句没关系。
他的嘴角虽然牵动成微笑的弧度,他的笑容虽然依然那样阳光帅气,但是——响也痛苦地想要抱住头——不是那样的。
感觉敏锐的检事在他的恋人身上,捕捉不到一丝一毫的愉快气息。
每次大脑门君这样说的时候,响也都忍不住想捧起他的脸来,看看他的眼睛里究竟是什么样感情。
他没有那么做。
因为响也看到一旁的心音小姐同样担忧的眼神——看来模拟太已经证实他的想法——就什么都明白了。
于是他什么也没做。
也什么都做不了。

“我说,大脑门君。”响也关掉了电吹风,揉了一把王泥喜已经差不多干了的头发,“真的没问题吗?”
“……没问题。”王泥喜重新在他怀里蜷成一团,把脸埋在他的衬衫里,只留给他沉默的背部。
“还在想吧,你的挚友。”响也感受到怀中的人颤抖了一下,“大脑门君,你得知道,葵已经离开了,但是你不能这个样子,你还要继续生活下去。”
他将王泥喜捉起来,让他看着他的眼睛。
王泥喜笑了起来,洁白的牙齿露出来,好像跟以往的笑容没什么不同。
“我很好,响也。”说着他又朝气蓬勃地喊了一句,“王泥喜法介,没问题的!”
响也眯起了眼睛,什么话都没说。
于是房间在王泥喜的大喊之后就陷入了尴尬的沉默。
“……”王泥喜沉默了一会,但是立马握紧拳头,大声喊了起来。
“王泥喜法介,没问题的!”

“王泥喜法介,没问题的!!”

“王泥喜法介,没问题的!!!哈哈哈哈哈哈……”
王泥喜的大嗓门充满了公寓的每个角落,甚至都透过墙壁传到邻居家去了。牙琉响也因为距离太近而觉得有一瞬间耳鸣,但是他此刻一点也笑不出来。
王泥喜又是喊又是笑,他抓着响也的肩膀笑着喘气,眼睛闭着,睫毛颤动的样子几乎要把响也的心剪碎。
“哈…检事你看,这样喊出来的话,就觉得自己真的没有问题了呢!”
“王泥喜法介,没问题的……”
“王泥喜法介……哈哈哈哈哈……没问题的……”
“没问题的……”
他在响也面前努力想要露出笑容。
可是明明忧郁和悲伤堆积起来,好像就快要把他压垮了。

不!
不是这样子!

你不要再勉强自己笑了……大脑门君。

“才不是没问题……”响也凝视着他,那双蓝眼睛里盛满了近乎于哀求的东西,让他只看了一眼就不敢再望过去。
“就算我求你了……法介。”
“哭出来吧……”
“没关系的,我在这里。所以——”
“哭出来吧——”

王泥喜浑身僵硬着,紧紧闭着眼睛,抿紧了嘴唇,决意不松动的样子。
牙琉等了很久,仿佛有一个世纪那么长。终于,王泥喜先开了口。
“……先不说这个。”王泥喜重新睁开眼睛,温柔的微笑又回到了他的脸上,他前所未有地大胆提议,“检事,我们来做吧。”
没等响也回应,他就将手伸进响也敞着领口的衬衫,甚至主动勾着他的脖子献上柔软的唇。
他将双腿缠上检事的腰,笨拙地用动作取悦他。
虽然他不得不承认这样子的大脑门君非常诱人,如果换做平时,他不知道要高兴成什么样子。
但是他清楚,他现在只不过是在逃避而已——
于是响也翻身将王泥喜狠狠按进床垫里,禁锢住他随处撩拨的手,让他无路可逃。
“睁开眼睛看着我,王泥喜法介。”
牙琉显然有点生气了,嗓音带着愠怒和沙哑,而且罕见地叫了他的全名。
“不要再胡闹了……你这样子只是在逃避而已!”
“哭吧……没关系。”
“求求你了……不要再自己一个人憋着了……”
“我在这里,你的恋人在这里。”
王泥喜慌乱地试图寻找其他出路,但是全都被响也毫不留情地封死。
他只有睁开眼睛。
那张熟悉的俊美面孔近在咫尺,却没有一年四季都清爽如同春风的笑容。
——此刻的牙琉响也看起来非常疲倦忧郁,眉毛皱成一团,嘴角下垂,面颊紧绷,深蓝色的眼底盛的是自己的倒影。
他被那双眼睛盯着,心底有什么裂开了。
这个人不是什么天才检事,也不是什么乐队主唱,更不是其他什么不相关的人,这个人是他的恋人。
是在担心着他、他的恋人。

视线模糊起来,鼻子也酸得不得了。
……好难过。
说真的……好难过……难过死了……

他感觉到响也躺倒在他旁边,将他整个揽进怀里裹住,给他圈出一个可以任由他哭泣撒娇的世界。

“大脑门君,哭出来才能变得更坚强啊。”

所有情绪终于不受控制地涌上来,瞬间催垮了所有的克制。
他紧紧地抱住响也,把脑袋狠狠地埋在他的胸口,嚎啕大哭起来。

王泥喜忘记了那天下午他到底哭了多久,只记得他最后把从小到大所有难过的事情都拿出来哭了个遍,只记得响也抱着抽噎呕吐的自己手足无措,只记得那人又是亲又是哄的拼命安抚……
唔。有点丢人。

外头的天好像是晴朗起来了,阳光透过窗子的温度即使是闭着眼睛也能够感受到。
这是冬日的珍贵阳光啊。王泥喜蹭了蹭被子。
厨房里是响也煮着奶油浓汤吗?
浓郁香甜的味道飘进鼻端,王泥喜发觉自己现在非常饿了。
他闭着眼睛,听到厨房叮叮当当的声音,他知道响也就在那儿。

一会儿响也就会带着奶油浓汤的气味走进来,或许还会给他一个早安吻。
于是他放任自己沦陷在温暖的被窝里,强行忽略今天是工作日的事实。

卷宗什么的暂时去死吧。
他笑着咕哝道。

FIN.

【亚双龙】满足个人欺负龙之介的愿望√
R18 车速较快【……】

只打了cp的tag 防止踩雷【。】
列表如果有不吃这对的可以当没有看到我吗qwq
亚双义的暴君设定是和亲友腿出来的,ooc请见谅。
一半受到青菌太太那篇临终一炮的启发,萌生了想要欺负龙之介的妄念
如果太太看到之后不高兴我会删掉的

这是一辆难产的小破车
↑在卡了成御车和响王车之后欺负小成水到渠成的我

XD

【成御】521贺文!!甜饼的说

#521##成御#
*为什么没有太太写贺文!!!哭唧唧
*你们就当521这个梗在日本也存在吧orz
*兴冲冲写完才发现这个天大BUG的我  [自杀]
*我不管521就是自割腿肉也要吃糖!!!!

*时间线大概5、6代之间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026年 5月 21日    羽咲机场

御剑怜侍从羽咲机场里走出来的时候,日头已经西斜,然而空气中还残留着白天太阳灼烫过的味道。
日本已经是初夏了啊。
御剑松了松领巾。
长途航行让他有些疲惫,飞机上过于充足的冷气使他一时半会还没法适应室外的温度。他眉间那道因为常年皱眉而留下的痕迹因为躁热紧紧锁起来,于是他将红色的西装外套脱下来搭在臂弯,只穿着衬衫和西装的马甲。
检察官挺拔又修长的身姿被剪裁精致的西装勾勒出来,甚至引来一些路人的侧目。
糟糕,太过鲁莽了……
几乎是立刻,御剑就为自己失了仪态而感到懊恼,而就在他犹豫着要不要把外套穿回去的时候,手机铃声却突然响起来了。

18:21分 
来电    成步堂龙一

御剑扶了扶眼镜,按下了接听。
“喂?”
“……御剑?”听筒那边果然传来律师熟悉的声音。
“嗯,我是。”
“啊……这么早就起床工作的检察官小心过劳死哦?”
“……”刚想顶回一句讽刺的御剑突然意识到自己并没有把自己从纽约提前回来的事情告诉成步堂,于是他耐下性子解释,“事情处理完了,我提前回国了。”
是案子太简单……绝对不是想赶在5月21号之前回来。
“啊………哦。”成步堂听起来的确有些惊讶,但即使只是一瞬间,御剑还是捕捉到了他句尾那个带着点失望的下降的尾音。
他挑了挑眉毛。
但成步堂很快就恢复了语气,兴冲冲地提议叫上律所的大家一起去聚餐。
“诶……美贯你要出门吗?”
唔,看来成步堂的计划好像出了点状况。
“什么?王泥喜君和心音小姐也跟着检察局的那两位出去了……?”
御剑局长想到局里特立独行的那两位,感觉到了一丝头痛。
……好歹也是检事,总往律所跑像什么样子……
“阿拉阿拉,看来只有咱们这两个老人家一起去了……没问题吧御剑?”
“嗯。”
约定好时间地点之后,御剑挂了电话,想去叫一辆计程车。
突然,他想起什么似的,急忙调出手机上的世界时间。

18时21分是……

美国 纽约
5:21

检事的心好像被什么击中了。

那个男人……什么时候也学会玩浪漫的花样了?
他几乎可以想象成步堂守在电话前,紧张的、小心翼翼的等待纽约的时钟跑到那个恰到好处的时间,手忙脚乱地拨通他的电话。
说不定还准备了什么甜言蜜语来讨他的开心。

或许连他自己都没有注意,他的眉头早已舒展开来,露出了些欣喜的笑意。
他只觉得心情大好,一时间竟把衣着是否欠妥这些小事抛在了脑后。他将西装外套甩在肩上迎着溶金一般的夕照大步向前走去。

好久不见了,成步堂龙一。

END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王泥喜:诶,牙琉检事……那家餐厅里是成步堂先生吗……
牙琉:唔……还有……御剑局长。
王泥喜:话说……你们检事整天往律所跑真的没关系吗?
牙琉:……大概是局长带头的,所以我们要好好贯彻啊。╮(╯▽╰)╭
王泥喜:……

【深夜致绫里千寻老师的一封信】

2016年9月6日—2026年9月6日

敬启 绫里千寻老师

大概是因为绫里家族特殊的能力,我常常会忘记,您离我而去竟已有十年了。
这十年里又发生了许许多多的事,真宵和我也都已长大,似乎都成为了合格的继承人。
事务所又增添了新鲜血液,王泥喜君和心音小姐,都是很有朝气的年轻人,再加上美贯和不时来拜访的一众友人,律所总是吵闹着。那种忙碌又令人愉悦的气氛让我感受不到,我也许在慢慢地……老去。
事务所总是堆放着杂物和美贯的魔术道具,但是那个放着卷宗和书籍的书架我一直有好好打理——比打扫厕所的次数还频繁。
老师,您看,我明明都已经是三十四岁的男人了,却还是像您教我那时那样多愁善感,真的是没有长进啊。
九月六日零点的钟声刚刚敲过去了,我抬头的时候,碰巧看见王泥喜君的脑袋因为太过疲倦而完全埋进卷宗里了。
哈哈,我当年也是有过这种事情的,就在王泥喜君那个位置,准备司法考试的时候深夜睡倒在六法全书上,口水差点流了满页。
只不过当时坐在我这个位置的,是千寻老师您啊。
您有没有偷偷笑过我呢?
如今我坐在这里,在九月六日的凌晨,似乎、有那么一点,可以体会到您的心情了。

老师,不管怎么样,您还是走了,离我们而去了。
这是仓院流的灵媒道也无法改变的“事实”,对此我无法提出任何异议。
绫里法律事务所,现在到底也变成成步堂法律——哦不——万能事务所了。或许有一天,我的名字也会被换掉,那时司法界就又迎来了新的战士,散发出比我更加耀眼的光和热。
我从深深感受到您信任的那一天起,真正决定了我要成为一名如您一样的律师,将这份坚决而饱含力量的信任,也传达到我的委托人心中。
——拯救并相信那些处于水深火热的人,这是您所教与我的,律师的信念。

您的弟子
成步堂龙一


——————————————————
官方爸爸把我捅了个对穿【。】
这是我对社会的报复【不是的】
时间线大概在五代六代之间
也不知道成叔是不是很擅长写东西的人,所以还是用的比较直白简单的口吻……

一直觉得成步堂是非常……温柔的人。一直都是。
妈的又想哭了【。】

【成御】各种阶段的成步堂×成体御剑(脑洞)~2

小学成/大学成/24岁成/33岁成
私设有,bug有,ooc严重
脑洞产物,对话向
小学成和大学成两组见前文

【24岁成×33岁御】

这段卡了超久……毕竟没玩过六代,对33岁的咪只有五代的一瞥 ooc都是我的

成:御剑——!御剑!我、哈……我拿到律师徽章了!
御:……你也不用为了这件事特地跑来检察局告诉我吧?
成:唔……我想让御剑也知道呢。
御:……哼。司法考试对你来说不容易吧?
成:……说实话,相当难……
御:哼哼。我猜也是。你还差得远呢,小律师?
成:以后我们可以在法庭上再见吗?
御:你不会想遇上我的。
成:唔……果然吗。我还以为拿到律师徽章之后就能多见几次御剑呢……
御:……胡言乱语。
成:那……一起去庆祝吗?还有矢张那家伙一起。
御:……抱歉……今天恐怕……
成:啊,忘记了。御剑是局长,是很忙的吧?
御:……嗯。
成:哎呀哎呀,连御剑的祝贺都没有拿到呢……那我走了哦?
御:…………【按住成步堂肩膀】
成:?
御:……那个……以后有事的话,你也可以来检察局找我的……不过,想要偷偷打探情报就是另一回事了哦?
成:【抱住】真的?
御:……喂,成步堂……
成:「庆祝的拥抱」,可以吧?
御:…………。
御:………………
御:……你快放手……和游手好闲的新人律师不同,我可是有很多工……
成:嘘……就一会儿。
成:忘了御剑局长……现在你只是御剑怜侍而已。
御:……!
御:……哼。随便你好了。

【33岁成×33岁御】

想象中这个阶段的成叔的脸皮厚度应该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可以做到撩御自如……而人妻御应该会一边因为成叔的下流话脸红着一边无下限的容忍成叔的不要脸【bu】

御:?【停笔】
御:……我在工作。你突然靠这么近干什么?
成:想亲亲。
御:喂……你发什么神经……
成:啾。
御:……!
成:哎呀哎呀……脸红了……
御:……成步堂你给我闭嘴。
成:怎么办……这下子我可不止想亲你了……
御:……喂!……你的手!
成:喜欢?
御:喜欢个鬼!……快停下…!……唔!
御:……成、成步堂……哈……你再继续……小心我起、起诉你哦……
御:……唔…!停……我会把你告得连裤衩都输掉……!嗯……
成:局长大人……我很乐意把我的裤衩给你的哦?
御:……闭嘴!要做就快点……!

XD

END

妈呀终于填完坑了〒_〒
OOC了非常对不起……!
他们是最可爱的我写不出来万分之一!【捂嘴】
所以,糖糖发完了有小心心吗QAQ

【逆转裁判】美贯养成papa ~1

*时间线大概从四代成叔刚刚收养美贯的时候开始
*放飞自我的设定与时间
*算是养成向【x】
*ooc算我,美贯小天使属于原作

转来新学校已经有一段时间了,美贯稍微有点适应了新环境,今天也因为交到了有趣的朋友而格外雀跃,放学的时候哼着歌,因为步子比平时要更加轻快急切,发梢一颤一颤的。
啊,美贯今天真开心呢。看到的人都这么想着。
孩子们都像鸟儿一样,在校门口一下子散开,飞向他们的父母。四周喧闹着,放学之后的愉悦轻松弥漫在空气中。
刺猬头……刺猬头……真是的,难道爸爸又忘记小学的放学时间了?
美贯有些气鼓鼓的,但是却仍旧耐心,在聚拢又散开的人群中尽量找寻显眼的地方等待。
可是直到她给最后一个与她一起等待的孩子变完橡皮筋魔术,那个身影还是没有出现。
孩子笑着与她道别之后,转头与身旁的母亲分享那些好玩的魔术,雀跃着说个不休,美贯就这样看着最后两个人也消失在已经开始四合的暮色之中。
爸爸真是的,忘的一干二净了吗?
月亮已经在东面若隐若现,风里也开始飘来饭菜的香气,美贯蹲在路边,觉得有些饿了。

鳗鱼饭、咖喱汤……啊,这个是烧土豆的味道!……
……
…………

爸爸不要美贯了吗?

眼泪啪嗒几声滴落在地上,可能是因为四周太过安静,那声音清晰得美贯也吓了一跳。
不会的。她擦了擦脸。美贯自己走回去好了。
她站起身来,拍了拍衣服,背着书包朝着回家的方向走去。快要转弯的时候,她却停了下来。
不行,要是爸爸找不到美贯怎么办?
美贯想了想,又回到之前的地方,抱着膝盖坐下。

破旧的轮轴在男人的奋力踩踏下疯狂地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男人皱巴巴的衣服随着风狂乱地飘着,路人只感觉到一阵噪音,那个不要命的男人和那辆要人命的自行车就已经掠过身旁。
他不该睡过头,不,他根本就不该喝酒……不,或许他这样的人根本不配来照顾美贯……
“美贯!美贯!”
小学门口早已空无一人,教学楼是沉默的黑色,连加班的老师都已经离开了学校。
成步堂有些绝望地寻找,可是每一个角落都不见女孩的影子。
美贯去哪了??
被拐走了吗?
遇到坏人了吗?
啊啊会不会是专门诱拐萝莉的变态?
万一是外星人美贯是不是永远都不会回来了?
美贯美贯美贯……
成步堂的脑内已经产生了无数可怕的幻想,这里那里,美贯悲泣的脸庞烙在他的视网膜上,谴责着他的内心。
成步堂决定顺着回家的路再找一圈,再找不到就报警。

离家越近,成步堂的心就越黯淡。
这里没有……是不是在前面呢?
没有……美贯走的很快,一定是再前面一点吧?
可是直到他又回到起点,美贯依然不见踪影。
报警吧。
他想掏手机,却发现出门时因为太匆忙而落在了家里。他想掏钥匙,却发现口袋空空,什么也没有。
啊,成步堂,你真是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他用拳头狠狠地砸上门,疼痛将他压抑心情的堤口破坏,泪水不受控制的涌出。

就在这时,门突然打开了。
“爸爸?”

那里站着的是完好无损的美贯吗?
我在做梦……
成步堂蹲下去,小心翼翼地抱住那个仿佛立马就会消失的人,却发现那真的是真实的美贯。
“爸爸!真是的,你身上好臭,你是不是喝酒了?”
“呜……”
“真是的,要不是我最后还是决定自己回来,靠你不知道我还要等多久呢。”
“呜呜……”
“手机也不拿,钥匙也不拿,饭还要美贯做,真是的……”
“呜呜呜……美贯,对…对不起……”

高大的男人跪在地上,衣服脏兮兮的,带着深而杂乱的皱褶,身上酒味很浓,胡子和头发也很久没有打理过了,大概是在自暴自弃中浸泡了太久,连年幼的美贯都能感受到他身上的落拓。
“好了爸爸?不要哭了。”
“呜呜呜呜……我没能照顾好你……”
完全没有听见呢。美贯叹了口气。
一个大男人哭成这样是怎样啦。

她忍不住伸手摸了摸成步堂的头发,那些原先如同钢针一样意气风发的直立着的头发现在看起来并没有那样的锋锐,摸上去也并没有想象中的扎手。
美贯一边像安抚小动物一样顺着成步堂的毛,一边讲着今天发生的事,开心的不开心的,大大小小的,像是哄着哭泣的小孩,全都说给了他。说到最后,美贯都不知道自己的这一天是否还能再丰富一点。
她一边思索着要不要把午饭吃了什么再详细讲一遍,却发现男人已经抱着她睡着了。
美贯连拖带拽,把成步堂拖到卧室门口就再也没有了力气。她最后只好把男人放在地板上,给他盖上一床被子。
美贯给成步堂掖被角的时候,看他一边流着口水一边还在嘟囔着美贯对不起一类的梦话,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
真是受不了你,笨蛋爸爸。
以后就让美贯来养着你吧。

END【?】

_(:_」∠)_我还有脑洞 但是2应该看心情……嗯
美贯真的是扎心窝子的可人疼……她是天使【哭泣】

大概是因为我小学的时候因为妈妈出差有被爸爸忘记在学校的经历【】所以才有这个故事吧
毕竟菜鸟老爸什么的╮(╯▽╰)╭

记得母上对我说过,你爸爸不是不爱你,他只是还不知道怎么去爱你。
大概就是这种感情吧。

【成御】各种阶段的成步堂×成体御剑(脑洞)~1

小学成/大学成/24岁成/33岁成
私设有,bug有,ooc严重
脑洞产物,对话向

第一次写同人献给了逆转呢【烟】

【小学成×33岁御】

成:御剑叔叔,你的办公室好大呀。
御:……哼,你给我乖乖待着,不要乱碰。我要工作了。
成:御剑叔叔!昨天晚上的信号灯武士你看了吗?
御:哼,小孩子的玩意,怎么可能……
成:才不是小孩子的玩意!信号灯武士可是最最最厉害的大英雄!
御:哼,说起英雄的话,果然还是大将……
成:大将军?
御:呃……不,那个……
成:那大将军在御剑叔叔眼里不也是「小孩子的玩意」嘛……
御:当然不是!大……大将军!
成:御剑叔叔这么激动干嘛?……诶!好厉害!!大将军的限量手办……!
御:喂!成步堂!不让你不要乱碰吗!…
成:御剑叔叔果然喜欢大将军呀。
御:…………
成:诶?脸红了吗?
御:…………哼。
成:不丢人呀?很可爱。
御:……!一派胡言!闭嘴成步堂!我要工作了!
(这是被小孩子调戏了吗……可恶……)

╮(╯▽╰)╭嘛,两个人争论大将军厉害还是信号灯武士厉害的场面……

【大学成×33岁御】

傻白甜的大学成最喜欢啦!私设注意 没有千奈美!

成:御剑!下班了吗?
御:…喂!我不是跟你说没有事不要来检察院吗!
成:……可是我很想你呀……
御:……来这边!你想被人看到吗……很、很难为情……
成:脸红的御剑也很可爱~
御:……一派胡言!你、你到底有什么事……
成:我给御剑织了围巾哦~看★!~
御:……什、什么啊……这是围巾?这个红色太丑了,还有这些乱七八糟的结是什么……
(傻里傻气的……)
成:这样啊……御剑不喜欢啊。
御:我……
成:跟我在一起这么让你为难……对不起,果然,还是算了吧……
御:……
御:…………
御:………………
御:好了!我围起来了!看,啊……很暖和啊……
御:喂,成步堂。我……我……
成:?
御:……谢谢。
成:!
御:…喂!你那个恶心的傻笑是什么!我什么也没说,不要盯着我看!
成:亲亲。
御:!在这里会被……
成:……哦,不亲啊……
御:……
御:…………随、随便你!

成步堂计划通★!~依旧被成步堂吃得死死的咪酱~

还有两个!之后再更!不会坑掉的相信我!

这里其实是潜水的某君,一直暗搓搓吃糖,偶尔也想回(bao)报(fu)社会
成御/响王 不拆不逆 欢迎推荐响王群orz
我想要组织啊Q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