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辈的猫薄荷_

此号逆转专用/成御/响王

【响王】冬阳

*时间线在五代葵的案子刚刚结束后
*已经是恋人的设定
*喜子是天使所以想疼他
*不是刀(吧)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屋外是阴冷的冬雨。
雨丝密密麻麻地从铅灰的云中撒下来,网在人心上。那种潮湿而泛冷的感觉仅仅通过视网膜也能够烙印在身体的每一处,即使王泥喜刚刚洗完热水澡,那种讨厌的感觉却还是纠缠着他。
他抿着嘴唇,手指抓皱了身上裹着的响也的黑色衬衫。响也特有的清新味道让他稍稍感到镇定。
响也举着吹风机将在床沿蜷成一团的王泥喜揽在怀里,手指温柔地拨弄着他湿漉漉的头发,让温热的风把那些水分烘干。
王泥喜透过额前散乱的发丝凝视着窗外,可是褐色的眼睛里空荡荡的,又好像什么
都没在看的样子。
他的背脊能感受到响也胸膛的振动,大概是在说些什么,但是声音被吹风机的轰鸣搅得一团糟——总之王泥喜没有认真在听。
响也叹了口气,从法庭狼狈地逃回他的公寓躲雨时——
不,准确来说。
是那个案子结束后。
他的大脑门君就一直这个样子。

小美人抓着大脑门君的手问他怎么样的时候,他只会垂下眼睛,说一句没关系。
他的嘴角虽然牵动成微笑的弧度,他的笑容虽然依然那样阳光帅气,但是——响也痛苦地想要抱住头——不是那样的。
感觉敏锐的检事在他的恋人身上,捕捉不到一丝一毫的愉快气息。
每次大脑门君这样说的时候,响也都忍不住想捧起他的脸来,看看他的眼睛里究竟是什么样感情。
他没有那么做。
因为响也看到一旁的心音小姐同样担忧的眼神——看来模拟太已经证实他的想法——就什么都明白了。
于是他什么也没做。
也什么都做不了。

“我说,大脑门君。”响也关掉了电吹风,揉了一把王泥喜已经差不多干了的头发,“真的没问题吗?”
“……没问题。”王泥喜重新在他怀里蜷成一团,把脸埋在他的衬衫里,只留给他沉默的背部。
“还在想吧,你的挚友。”响也感受到怀中的人颤抖了一下,“大脑门君,你得知道,葵已经离开了,但是你不能这个样子,你还要继续生活下去。”
他将王泥喜捉起来,让他看着他的眼睛。
王泥喜笑了起来,洁白的牙齿露出来,好像跟以往的笑容没什么不同。
“我很好,响也。”说着他又朝气蓬勃地喊了一句,“王泥喜法介,没问题的!”
响也眯起了眼睛,什么话都没说。
于是房间在王泥喜的大喊之后就陷入了尴尬的沉默。
“……”王泥喜沉默了一会,但是立马握紧拳头,大声喊了起来。
“王泥喜法介,没问题的!”

“王泥喜法介,没问题的!!”

“王泥喜法介,没问题的!!!哈哈哈哈哈哈……”
王泥喜的大嗓门充满了公寓的每个角落,甚至都透过墙壁传到邻居家去了。牙琉响也因为距离太近而觉得有一瞬间耳鸣,但是他此刻一点也笑不出来。
王泥喜又是喊又是笑,他抓着响也的肩膀笑着喘气,眼睛闭着,睫毛颤动的样子几乎要把响也的心剪碎。
“哈…检事你看,这样喊出来的话,就觉得自己真的没有问题了呢!”
“王泥喜法介,没问题的……”
“王泥喜法介……哈哈哈哈哈……没问题的……”
“没问题的……”
他在响也面前努力想要露出笑容。
可是明明忧郁和悲伤堆积起来,好像就快要把他压垮了。

不!
不是这样子!

你不要再勉强自己笑了……大脑门君。

“才不是没问题……”响也凝视着他,那双蓝眼睛里盛满了近乎于哀求的东西,让他只看了一眼就不敢再望过去。
“就算我求你了……法介。”
“哭出来吧……”
“没关系的,我在这里。所以——”
“哭出来吧——”

王泥喜浑身僵硬着,紧紧闭着眼睛,抿紧了嘴唇,决意不松动的样子。
牙琉等了很久,仿佛有一个世纪那么长。终于,王泥喜先开了口。
“……先不说这个。”王泥喜重新睁开眼睛,温柔的微笑又回到了他的脸上,他前所未有地大胆提议,“检事,我们来做吧。”
没等响也回应,他就将手伸进响也敞着领口的衬衫,甚至主动勾着他的脖子献上柔软的唇。
他将双腿缠上检事的腰,笨拙地用动作取悦他。
虽然他不得不承认这样子的大脑门君非常诱人,如果换做平时,他不知道要高兴成什么样子。
但是他清楚,他现在只不过是在逃避而已——
于是响也翻身将王泥喜狠狠按进床垫里,禁锢住他随处撩拨的手,让他无路可逃。
“睁开眼睛看着我,王泥喜法介。”
牙琉显然有点生气了,嗓音带着愠怒和沙哑,而且罕见地叫了他的全名。
“不要再胡闹了……你这样子只是在逃避而已!”
“哭吧……没关系。”
“求求你了……不要再自己一个人憋着了……”
“我在这里,你的恋人在这里。”
王泥喜慌乱地试图寻找其他出路,但是全都被响也毫不留情地封死。
他只有睁开眼睛。
那张熟悉的俊美面孔近在咫尺,却没有一年四季都清爽如同春风的笑容。
——此刻的牙琉响也看起来非常疲倦忧郁,眉毛皱成一团,嘴角下垂,面颊紧绷,深蓝色的眼底盛的是自己的倒影。
他被那双眼睛盯着,心底有什么裂开了。
这个人不是什么天才检事,也不是什么乐队主唱,更不是其他什么不相关的人,这个人是他的恋人。
是在担心着他、他的恋人。

视线模糊起来,鼻子也酸得不得了。
……好难过。
说真的……好难过……难过死了……

他感觉到响也躺倒在他旁边,将他整个揽进怀里裹住,给他圈出一个可以任由他哭泣撒娇的世界。

“大脑门君,哭出来才能变得更坚强啊。”

所有情绪终于不受控制地涌上来,瞬间催垮了所有的克制。
他紧紧地抱住响也,把脑袋狠狠地埋在他的胸口,嚎啕大哭起来。

王泥喜忘记了那天下午他到底哭了多久,只记得他最后把从小到大所有难过的事情都拿出来哭了个遍,只记得响也抱着抽噎呕吐的自己手足无措,只记得那人又是亲又是哄的拼命安抚……
唔。有点丢人。

外头的天好像是晴朗起来了,阳光透过窗子的温度即使是闭着眼睛也能够感受到。
这是冬日的珍贵阳光啊。王泥喜蹭了蹭被子。
厨房里是响也煮着奶油浓汤吗?
浓郁香甜的味道飘进鼻端,王泥喜发觉自己现在非常饿了。
他闭着眼睛,听到厨房叮叮当当的声音,他知道响也就在那儿。

一会儿响也就会带着奶油浓汤的气味走进来,或许还会给他一个早安吻。
于是他放任自己沦陷在温暖的被窝里,强行忽略今天是工作日的事实。

卷宗什么的暂时去死吧。
他笑着咕哝道。

FIN.

评论(5)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