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辈的猫薄荷_

此号逆转专用/成御/响王

【逆转裁判】美贯养成papa ~1

*时间线大概从四代成叔刚刚收养美贯的时候开始
*放飞自我的设定与时间
*算是养成向【x】
*ooc算我,美贯小天使属于原作

转来新学校已经有一段时间了,美贯稍微有点适应了新环境,今天也因为交到了有趣的朋友而格外雀跃,放学的时候哼着歌,因为步子比平时要更加轻快急切,发梢一颤一颤的。
啊,美贯今天真开心呢。看到的人都这么想着。
孩子们都像鸟儿一样,在校门口一下子散开,飞向他们的父母。四周喧闹着,放学之后的愉悦轻松弥漫在空气中。
刺猬头……刺猬头……真是的,难道爸爸又忘记小学的放学时间了?
美贯有些气鼓鼓的,但是却仍旧耐心,在聚拢又散开的人群中尽量找寻显眼的地方等待。
可是直到她给最后一个与她一起等待的孩子变完橡皮筋魔术,那个身影还是没有出现。
孩子笑着与她道别之后,转头与身旁的母亲分享那些好玩的魔术,雀跃着说个不休,美贯就这样看着最后两个人也消失在已经开始四合的暮色之中。
爸爸真是的,忘的一干二净了吗?
月亮已经在东面若隐若现,风里也开始飘来饭菜的香气,美贯蹲在路边,觉得有些饿了。

鳗鱼饭、咖喱汤……啊,这个是烧土豆的味道!……
……
…………

爸爸不要美贯了吗?

眼泪啪嗒几声滴落在地上,可能是因为四周太过安静,那声音清晰得美贯也吓了一跳。
不会的。她擦了擦脸。美贯自己走回去好了。
她站起身来,拍了拍衣服,背着书包朝着回家的方向走去。快要转弯的时候,她却停了下来。
不行,要是爸爸找不到美贯怎么办?
美贯想了想,又回到之前的地方,抱着膝盖坐下。

破旧的轮轴在男人的奋力踩踏下疯狂地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男人皱巴巴的衣服随着风狂乱地飘着,路人只感觉到一阵噪音,那个不要命的男人和那辆要人命的自行车就已经掠过身旁。
他不该睡过头,不,他根本就不该喝酒……不,或许他这样的人根本不配来照顾美贯……
“美贯!美贯!”
小学门口早已空无一人,教学楼是沉默的黑色,连加班的老师都已经离开了学校。
成步堂有些绝望地寻找,可是每一个角落都不见女孩的影子。
美贯去哪了??
被拐走了吗?
遇到坏人了吗?
啊啊会不会是专门诱拐萝莉的变态?
万一是外星人美贯是不是永远都不会回来了?
美贯美贯美贯……
成步堂的脑内已经产生了无数可怕的幻想,这里那里,美贯悲泣的脸庞烙在他的视网膜上,谴责着他的内心。
成步堂决定顺着回家的路再找一圈,再找不到就报警。

离家越近,成步堂的心就越黯淡。
这里没有……是不是在前面呢?
没有……美贯走的很快,一定是再前面一点吧?
可是直到他又回到起点,美贯依然不见踪影。
报警吧。
他想掏手机,却发现出门时因为太匆忙而落在了家里。他想掏钥匙,却发现口袋空空,什么也没有。
啊,成步堂,你真是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他用拳头狠狠地砸上门,疼痛将他压抑心情的堤口破坏,泪水不受控制的涌出。

就在这时,门突然打开了。
“爸爸?”

那里站着的是完好无损的美贯吗?
我在做梦……
成步堂蹲下去,小心翼翼地抱住那个仿佛立马就会消失的人,却发现那真的是真实的美贯。
“爸爸!真是的,你身上好臭,你是不是喝酒了?”
“呜……”
“真是的,要不是我最后还是决定自己回来,靠你不知道我还要等多久呢。”
“呜呜……”
“手机也不拿,钥匙也不拿,饭还要美贯做,真是的……”
“呜呜呜……美贯,对…对不起……”

高大的男人跪在地上,衣服脏兮兮的,带着深而杂乱的皱褶,身上酒味很浓,胡子和头发也很久没有打理过了,大概是在自暴自弃中浸泡了太久,连年幼的美贯都能感受到他身上的落拓。
“好了爸爸?不要哭了。”
“呜呜呜呜……我没能照顾好你……”
完全没有听见呢。美贯叹了口气。
一个大男人哭成这样是怎样啦。

她忍不住伸手摸了摸成步堂的头发,那些原先如同钢针一样意气风发的直立着的头发现在看起来并没有那样的锋锐,摸上去也并没有想象中的扎手。
美贯一边像安抚小动物一样顺着成步堂的毛,一边讲着今天发生的事,开心的不开心的,大大小小的,像是哄着哭泣的小孩,全都说给了他。说到最后,美贯都不知道自己的这一天是否还能再丰富一点。
她一边思索着要不要把午饭吃了什么再详细讲一遍,却发现男人已经抱着她睡着了。
美贯连拖带拽,把成步堂拖到卧室门口就再也没有了力气。她最后只好把男人放在地板上,给他盖上一床被子。
美贯给成步堂掖被角的时候,看他一边流着口水一边还在嘟囔着美贯对不起一类的梦话,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
真是受不了你,笨蛋爸爸。
以后就让美贯来养着你吧。

END【?】

_(:_」∠)_我还有脑洞 但是2应该看心情……嗯
美贯真的是扎心窝子的可人疼……她是天使【哭泣】

大概是因为我小学的时候因为妈妈出差有被爸爸忘记在学校的经历【】所以才有这个故事吧
毕竟菜鸟老爸什么的╮(╯▽╰)╭

记得母上对我说过,你爸爸不是不爱你,他只是还不知道怎么去爱你。
大概就是这种感情吧。

评论(1)

热度(19)